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新鲜说!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娱乐八卦新鲜事!


每日新鲜事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事儿

双罗长谈,解密被误读的罗永浩

作者:采集侠┆ 时间:2018-09-04 18:36 ┆点击:

  4月7日20点30分,深度创业访谈《长谈》首播,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与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对坐长谈9小时的精华内容。

  关于这次《长谈》的初衷,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表示:希望提供充足的诚意、充分的条件,让创业者踏踏实实“把话说完”,让大家有机会了解创业者创业过程的每一个细节,甚至某一个决策的前因后果。访谈中,罗振宇向罗永浩进行了超过200次发问。围绕创业者面对的八个重要关系展开,包括和创业、产品、用户、投资人、高管、员工 、合作伙伴、自己的关系等,而也正是罗振宇自身作为一个创业者,希望能够向同为创业者的罗永浩面对面讨教的内容。罗永浩也在访问中披露了不少从未曝光的创业细节,并详尽回应了外界对于锤子手机和他本人的部分质疑。

  罗振宇表示,本次采访最大的收获是发现“创业公司不死,或者说创业者不死”:“这个生死的分界线不在于是否盈利,而是企业级能力。创业公司最重要的一点,不是把事儿做成,而是构建企业级能力(举例:锤子手机一代比一代好,是罗永浩及团队展现了做手机、硬件的能力)。以前讲创业极其大风险,是觉得这事儿没那么不确定,但事实上这件事情完全掌握在我们手中。所以和罗永浩的対谈,让我对创业彻底改观了。” 

  《长谈》罗永浩主要观点实录:

  彪悍、情怀……很多标签都与我无关

  其实有的时候就是这样,你自己知道的,你和真相,和公众眼里的,你这三件事永远都是三件事,不是一件事。

  比如说这些年人贴在我身上标签的那些东西,其实跟我没有特别大的关系,比如说彪悍这件事,是在新东方偶然一个课上,偶尔讲的一句话,但那个传出来以后是传得最广的。对我来讲,我在教书的那几年,试图给学生传递的价值观和我的生活态度里边,其实那个是微不足道的一块。但是它会被过分强调,以至于早年的时候见到任何记者都会问这个东西。所以我一阵我还对这个很反感,后来我就认了,因为就像我刚才讲的,真相和你自己眼里的,和别人眼里,这三件事永远都是三件事。所以很多东西我后来也就认了,没有办法就认了,但是其实跟我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关系。

  情怀也是,我们发第一代的操作系统,那个OS发布会的时候,在那个发布会上,全程我就提了这么一句,结果这一句被很多偏文青的这种媒体的记者当成一个事,然后去讲,讲的话那些偏理科生就觉得很烦,你做科技企业的讲什么情怀,然后拿那个就使劲恶心我。包括我们手机上市以后,他们说你这个手机是白送的,情怀就值三千块,就这个来恶心我们,后来越传越广。

  我们今天面临的一些尴尬,是有些讽刺我们的人会拿这个去说事,说这家不是卖手机的,是卖情怀的,这个是一种。

  另外一种,我们出去跟人接触的时候,对方想跟我们合作,他误以为我会很好这口,然后他坐下来,比如说他是一个中小规模的供应商,然后想跟我们做生意,他就会坐下来以后先说,我们也是很看中情怀的什么的,说这种试图拉近距离的这种话的时候,我也是很尴尬吧。但是反正这些标签别人贴给你之后,是不是真相不重要,它会一直跟着你走。

  我希望一个企业的成功是因为产品成功

  在整个人类的电子消费品的历史上,懂产品的老板一个手就能数过来。博朗兄弟是懂产品的,盛田昭夫是懂产品的,乔布斯是懂产品的,剩下那些,比如三星这么牛得冒烟的企业,哪一任老总是产品经理型的呢?

  所以说商业成功不是一定要靠产品成功,可以依赖很多其他因素成功,只是在我固执的那个信仰里面,就说我认为消费者花钱买的是产品,所以我总是希望一个企业的成功,是因为产品成功而不是其他的。但是现实世界并不是这样的,所以很多企业都不是懂产品的,却一样很成功。

  从这个世界正常运作的规律和道理上讲,消费者花钱买的是产品,肯定不是渠道,或者是你们家广告做得好。虽然客观上会产生这个结果,但是消费者的主观意愿上,一定认为自己买的是好的产品,他一定会认为,在这个价位我买的是最好的产品。实际上消费者为什么会这样想呢?因为他掌握的信息有限。所以如果我们用科学的理性的方式,对这个整个行业的卖和买的关系进行分析的话,你就会发现,常常最成功的企业不是因为他产品做得最好,而是其他的好,比如说市场营销做得好,宣传做得好,广告做得好,然后销售渠道做得好或者什么等等这些东西做得好。就是说商业成功的原因是不一而足,有很多原因。

  但没有关系,因为你作为一个企业CEO,归根结底是要找人找钱和定战略方向,你如果能找来人帮你解决你的短板就可以了。所以很多企业老板很粗放,但他企业管得特别细,为什么呢?因为他有一个特别牛的COO,那就是找人来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今年锤子手机的销量目标是400-600万台

  做手机这行当刚开始特别难,但是一旦到达那个临界点,出现一个爆款,之后是有爆发式成长的机会的。

  我们今年至少卖几百万台,我们过去单年度最好成绩是一百多万,我们今年能做到400万到600万,我觉得没有太大问题,这是算财年,到明年3月份。

  那如果我们今年完成这个之后,明年呢,我们要在那个基础上差不多再翻一倍,在中国能做到一千万台的年销量,基本上可以认为已经是上了牌桌的选手,基本上是这样一个情况。

  还有就是说,以前讲说,这个东西一旦成,就很大的原因是,手机行业呢,整个一年是要卖5亿部手机的,是一个一万多亿的市场,这个是很重要的一点。因为你做很多其他东西,比如说我做某个智能硬件,全国一年就卖600万台,不是说你做得不好,市场就这么大,但是手机不是这样,手机卖5亿部。

  有一点很多人没想过,在前期呢,作为一个创业公司,我们的直接竞争对手,不是山寨厂,也不是走运营商渠道的那些正在衰落的老巨头,我们都是真刀真枪在公众接受度最透明、最公开的地方跟500强竞争,这个是我们今天面临现状,所以它的难是不言而喻的。

  可是如果我们进到一个,怎么讲,没有太多,没有领导性产品,也没有巨头竞争,没有白热化的领域里,我们进去想赚钱是很容易的,比如某些智能硬件领域,但是那些行业如果本身做不大呢,我就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往那样的一个方向上去扭转。

  还有就是我个人很向往做一个软件、硬件全能自己掌握的平台型的公司,那我们在手机上是没有机会做成平台型公司的,但是我要在这个领域里赚到足够多的钱,有足够多的人才储备、技术储备、专利储备等等之后,才有可能在下一次平台革命的时候有机会,这也是我一直死守着手机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可是如果我们转做一个小的智能硬件,然后那个领域里比较空白的,你赚的钱,可能今年赚1个亿,明年1.2个亿,后年1.3个亿,它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。

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联系编辑(QQ 35179178)。
标签: